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北省 > 襄陽市 > 棗陽人物

          光武帝劉秀


          [][公元前5年-57年,漢朝皇帝,中國古代十大賢君]
          光武帝劉秀
            漢世祖光武皇帝劉秀(公元前5年1月15日—57年3月29日),字文叔,南陽郡蔡陽縣人,出生于陳留郡濟陽縣 ,東漢王朝開國皇帝,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
            新朝王莽末年,海內分崩,天下大亂,身為一介布衣卻有前朝血統的劉秀在家鄉乘勢起兵。公元25年,劉秀與更始政權公開決裂,于河北鄗南千秋亭登基稱帝,[3-4] 為表劉氏重興之意,仍以“漢”為其國號,史稱“東漢”。
            經過長達十二年之久的統一戰爭,劉秀先后平滅了關東、隴右、西蜀等地的割據政權,結束了自新莽末年以來長達近二十年的軍閥混戰與割據局面。劉秀在位三十三年,大興儒學、推崇氣節,東漢一朝也被后世史家推崇為中國歷史上“風化最美、儒學最盛”的時代。
            建武中元(一作中元)二年(公元57年)二月初五日,劉秀在南宮前殿逝世,享年六十二歲。遺詔說:“我無益于百姓,后事都照孝文皇帝制度,務必儉省。刺史、二千石長吏都不要離開自己所在的城邑,不要派官員或通過驛傳郵寄唁函吊唁!眲⑿闼篮,其子明帝劉莊繼位,于同年三月初五日,葬劉秀于原陵,上廟號世祖 、謚號光武皇帝。
            早年經歷
            劉秀是漢高祖劉邦的九世孫,出自漢景帝子長沙定王劉發一脈,劉秀的先世,因遵行“推恩令”的原則而從列侯遞降。到他父親劉欽這一輩,只是濟陽縣令這樣的小官員了。
            西漢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劉秀出生于濟陽縣,他出生的時候,有赤光照耀整個房間,當年稻禾(嘉禾)一莖九穗,因此得名秀。 元始三年(公元3年),劉欽去世,年僅9歲的劉秀和兄妹成了孤兒,生活無依,只好回到祖籍棗陽舂陵白水村,依靠叔父劉良撫養,成了普通的平民。
            由于劉秀勤于農事,而其兄劉縯好俠養士,經常取笑劉秀,將他比做劉邦的兄弟劉喜。新朝天鳳年間(公元14年―公元19年),劉秀到長安,學習《尚書》,略通大義。
            舂陵起兵
            西漢自漢元帝以來,朝政日益衰敗。到了漢成帝之時,成帝昏聵不堪,委政母族。致使以太后王政君為首的王氏外戚集團獨攬了朝政大權;又專寵趙氏姐妹,從而形成了“趙氏亂于內,外家擅于朝”的局面。
            漢哀帝死后,王政君之侄王莽連立漢平帝、孺子嬰兩幼主,其地位歷經“安漢公”、“攝皇帝”,表面上幾乎就是昔日周公攝政的再次重演。初始元年(公元8年),王莽廢孺子嬰劉嬰)為定安公,正式代漢登基稱帝,建立了新朝,建元“始建國”,西漢在歷經214年的統治后終于滅亡。
            新莽末年,因其推行的改革盲目崇古,不切實際,又觸動了上至豪強、下及平民的利益;加之水、旱等天災不斷,廣袤中原赤地千里、哀鴻遍野。終于,在新莽天鳳年間,赤眉、綠林、銅馬等數十股大小農民軍紛紛揭竿而起,大批豪強地主也乘勢開始倒莽。頓時,海內分崩,天下大亂。
            劉秀雖名為皇族后裔,但他這一支屬于遠支旁庶一脈。劉秀為人、與其長兄劉縯不同,劉縯不事家人居業,傾身破產,交結天下豪杰,欲圖大事;而劉秀則為人“多權略” ,處事極為謹慎。
            新朝王莽末年,天下的亂象已現,劉縯和南陽的諸多子弟都欲趁亂起兵,而劉秀卻持謹慎的態度以觀時局。據《太平御覽》卷九十引《東觀漢記》載:“上深念良久,天變已成,遂市兵 ”,可見劉秀起兵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和謹慎決斷的,見天下確已大亂,方才決定起兵!性格上的不同也決定了日后劉縯、劉秀兩兄弟截然不同的結局。(公元22年)十一月,“光武遂(從宛)將賓客還舂陵”,會同大哥劉演打著“復高祖之業,定萬世之秋”的旗號,于舂陵正式起兵反莽。
            昆陽摧莽
            因為劉秀兄弟和南陽宗室子弟在南陽郡的舂陵鄉(今湖北棗陽)起兵,故史稱劉秀兄弟的兵馬為舂陵軍,舂陵軍的主力為南陽的劉氏宗室和本郡的豪杰,兵少將寡,裝備很差,甚至在初期,劉秀是騎牛上陣的,這也成為了后世演義中的一段佳話,即所謂的“牛背上的開國皇帝”。后經過激戰殺死了新野尉,劉秀才有了戰馬。為了壯大聲勢,加強反莽力量,舂陵兵與新市、平林、下江這三支綠林軍中的最大的主力進行了聯合,從而擴大了相互的力量,并先后于沘水、育陽等地與新莽的征討大軍激戰,大破莽軍,并擊殺了新莽大將甄阜、梁丘疵等人。
            更始元年(公元23年),西漢宗室劉玄被綠林軍的主要將領擁立為帝,建元“更始”,是為更始帝。對此,劉縯及南陽劉姓宗室極為不滿,只是迫于在聯軍之中,綠林軍人多勢大,又有強敵在前,只得暫且作罷。劉縯被封為大司徒,劉秀則受封為太常偏將軍。更始政權建立,復用漢朝旗號,此舉大大震動了新朝,王莽即遣大司空王邑、大司徒王尋發各州郡精兵共四十二萬撲向昆陽和宛城一線,力圖一舉撲滅新生的更始政權。
            同年五月,王邑、王尋率軍西出洛陽,南下潁川(今河南禹縣),與嚴尤、陳茂兩部會合,迫使劉秀的部隊從陽關(今河南禹縣西北)撤回昆陽。昆陽漢軍僅九千人,眾恐不敵,欲棄城退守荊州故地。劉秀以“合兵尚能取勝、分散勢難保全”為由,說服諸將固守昆陽。此時王莽軍已逼近城北,劉秀率13名騎兵乘夜出城,赴定陵縣、郾縣調集援兵,后有步兵、騎兵一萬七千精兵赴援昆陽。
            王邑等人自恃兵力強大,揚言:“百萬之師,所過當滅,今屠此城,蹀血而進,前歌后舞,顧不快耶!”王邑軍向昆陽城發起進攻,并挖掘地道,制造云車。昆陽守軍別無退路,堅守危城。此時王莽軍久戰疲憊,銳氣大減。劉秀于六月一日率領步騎萬余人馳援昆陽。劉秀親率千余精銳為前鋒,反復猛沖,斬殺王莽軍千余人,漢軍士氣大振。隨后又以勇士三千人,迂回到敵軍的側后,0昆水(今河南葉縣輝河),向王邑大本營發起猛烈的攻擊。王邑依舊輕敵,下令各營勒卒自持,不得擅自出兵,自行和王尋率及萬人迎戰,王邑兵馬陷入困境,王尋戰死,諸將未敢出援。昆陽守軍見城外漢軍取勝,乘勢出擊。王莽軍大亂,紛紛奪路逃命,互相踐踏,積尸遍野。此時突然大風飛瓦,暴雨如注,滍水暴漲,王莽軍萬余人涉水被淹死,滍水為之不流。
            新朝號稱百萬大軍的主力覆滅于昆陽城下,三輔震動,新莽政權土崩瓦解。更始元年九月,綠林軍攻入長安,王莽死于混戰之中,新朝覆滅。
            出撫河北
            在昆陽之戰中立下首功的劉秀則馬不停蹄的南下攻城略地,此時一個噩耗傳來,劉秀的長兄大司馬劉縯被更始帝所殺。哥哥無故被殺,對劉秀來說,無疑是一個莫大的打擊,但是劉秀能強忍悲傷,益發謙遜,而且悲憤不形于色,正是彰顯出了劉秀的韜光養晦、隱忍負重。為了不受更始帝的猜忌,他急忙返回宛城向劉玄謝罪,對大哥劉縯部將不私下接觸,雖然昆陽之功首推劉秀,但他不表昆陽之功,并且表示兄長犯上,自己也有過錯。更始帝本因劉縯一向不服皇威,故而殺之,見劉秀如此謙恭,反而有些自愧,畢竟劉秀兩兄弟立有大功,故劉秀不但未獲罪,反而得封武信侯。劉秀回到宛城并受封武信侯后不久,在宛城即迎娶了他思慕多年的新野豪門千金—陰麗華。
            但是,劉秀心里明白,即便是一時讓更始帝不猜疑自己,以后也可能會得到與兄長劉縯一樣的下場,畢竟自己聲名遠播、功高震主。
            當時新莽王朝雖然覆滅,但是河北(黃河以北)各州郡都在持觀望態度,未曾歸附更始政權,赤眉軍在山東發展迅速、聲勢日益壯大,還有“河北三王”、銅馬、尤來、隗囂、公孫述等等割據勢力,劉賜對劉玄說:“劉秀是去河北招撫的最佳人選。并且河北一帶只能是劉秀去才合適!痹僬f,能不能擺平河北,決定更始政權的命運。當時南方流行一個童謠:“得不得,在河北!笨墒且源笏抉R朱鮪為代表綠林軍出身的將領強烈反對劉秀出巡河北。當初劉玄殺劉縯,就是朱鮪李軼的強烈提議,朱鮪他們不讓劉秀去的原因很簡單,不是他沒有能力,而是他的能力太強了。劉玄很為難,朱鮪這邊的反對意見也是很有道理的,讓他去,劉秀勢力壯大,太危險,不讓他去,河北的招撫工作做不好,更危險。就在劉玄猶豫不決的時候,馮異給劉秀出了一條錦囊妙計,馮異勸劉秀,一定要 想辦法巴結左丞相曹竟,劉秀聽從了馮異的建議,“厚結納之”。
            河北定基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更始帝劉玄遣劉秀行大司馬事北渡黃河,鎮慰河北州郡。路上,劉秀的摯交鄧禹杖策北渡,追趕上劉秀,對劉秀言劉玄必敗,天下之亂方起,勸劉秀“延攬英雄,務悅民心,立高祖之業,救萬民之命,以公而慮,天下不足定也!”鄧禹的話,正合劉秀的心意。劉秀到河北后不久,前西漢趙繆王之劉林即擁戴一個叫做王郎的人在邯鄲稱帝,而前西漢在河北的另一王室、廣陽王之子劉接也起兵相應劉林。一時間,劉秀的處境頗為艱難,甚至有南返逃離河北之心,幸得上谷、漁陽兩郡的支持,尤其是上谷太守耿況之子、少年英雄耿弇,一身豪氣,對劉秀言道:“漁陽、上谷的突騎足有萬騎,發此兩郡兵馬,邯鄲根本不足慮”。劉秀高興的指著耿弇道:“是我北道主人也”。不久劉秀率軍在更始帝派來的尚書令謝躬和真定王劉楊的協助下,攻破了邯鄲,擊殺了王郎等人。值得一提的是,為了促成和真定王劉楊的聯盟,劉秀親赴真定王府,以隆重的禮儀迎娶了劉楊的外甥女——郭圣通,此時距劉秀在宛城迎娶陰麗華尚不足一年。
            見劉秀在河北日益壯大,更始帝極為不安,他遣使至河北,封劉秀為蕭王,令其交出兵馬,回長安領受封賞,同時令尚書令謝躬就地監視劉秀的動向,并安排自己的心腹謝躬做幽州牧,接管了幽州的兵馬。劉秀以河北未平為由,拒不領命,史稱此時劉秀“自是始貳于更始”。不久,劉秀授意手下悍將吳漢將謝躬擊殺,其兵馬也為劉秀所收編,而更始帝派到河北的幽州牧苗曾與上谷等地的太守韋順、蔡允等也被吳漢、耿弇等人所收斬。自此,劉秀與更始政權公開決裂。
            登基稱帝
            劉秀發幽州十郡突騎與占據河北州郡的銅馬、尤來等農民軍激戰,經過激戰,迫降了數十萬銅馬農民軍,并將其中的精壯之人編入軍中,實力大增,當時關中的人都稱河北的劉秀為“銅馬帝”。公元25年六月,已經是“跨州據土,帶甲百萬”的劉秀在眾將擁戴下,于河北鄗城(今河北省邢臺市柏鄉縣固城店鎮)的千秋亭即皇帝位,建元建武。為表重興漢室之意,劉秀建國仍然使用“漢”的國號,史稱后漢(唐末五代之后也根據都城洛陽位于東方而稱劉秀所建之漢朝為東漢),劉秀是為漢世祖光武皇帝。
            統一天下
            擊滅赤眉,掃平關東
            建武元年(公元25年)十月,劉秀定都洛陽。此時的長安,極度混亂,赤眉軍擁立傀儡小皇帝劉盆子建立了建世政權,擁兵三十萬眾,進逼關中,更始遣諸將與赤眉大軍交戰,均大敗而歸,死傷甚重,三輔震動!不久,更始向赤眉請降,獲封為長沙王,后為赤眉縊殺。劉秀聞綠林、赤眉兩大起義軍發生了火并,也派鄧禹西入關中,以觀時變。此間,三輔大饑,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赤眉數十萬大軍擁在長安,不日糧草即告匱乏,只得撤出長安西走隴右以補充糧草,結果為割據隴右的隗囂所敗,恰是嚴冬,“逢大雪,坑谷皆滿,士多凍死”,赤眉數十萬大軍只得東歸再次折回長安,并擊敗了進駐那里的鄧禹軍,迫使其退出長安,但此時的赤眉軍也遭受了極大的消耗。見鄧禹的西征軍不利,劉秀遣馮異前往關中,代替鄧禹指揮西征大軍。馮異到后,鄧禹聯合馮異部與赤眉再戰,結果再次大敗,馮異只率少數人棄馬步行才得脫身歸營,而鄧禹則敗走宜陽。馮異收攏歸散的部下,堅壁清野,待機再戰。不久,馮異軍與赤眉再次大戰于崤底(今河南澠池西南),雙方均傾眾而出,一直大戰到太陽偏西。在此之前,馮異提前選精壯之士換上與赤眉軍一樣的裝束,伏于道路兩側,此時見雙方皆已力衰,伏兵殺出,赤眉大軍驚潰大敗,被馮異迫降者八萬余人。崤底之戰,使得赤眉軍再遭重創,加之糧草已盡,不得已再次轉向東南方,力圖補充糧草和人馬,擺脫困境。早在崤底之戰前,劉秀鑒于關中大饑,人相食而隗囂的重兵又陳于西方的局面,料赤眉必向東或南方向運動,遂遣破奸將軍侯進等屯新安(今河南澠池東),建威大將軍耿弇屯宜陽(今河南宜陽西),在東、南兩個方向堵截赤眉東歸或南下之路。不久,劉秀得知馮異在崤底大破赤眉,而赤眉軍主力十多萬眾南下走宜陽,劉秀乃親自引大軍馳援宜陽一線,與耿弇等人會合,共同阻擊赤眉南下。劉秀親率六軍,于宜陽前線將大軍擺開陣勢,大司馬吳漢精兵于最前,中軍在其后,驍騎兵和帶甲武士分陳于左右兩側。赤眉大軍兵士疲敝,糧草缺乏,士氣低落到了極點,自崤底失敗后一路從關中折向南,至宜陽,正迎面撞上劉秀布下的重兵,兵困糧乏的赤眉軍根本無力再戰,而后面又有馮異的大軍,再回關中已無可能。在已陷入絕境的情況下,尚有十幾萬兵馬的赤眉大軍無奈在宜陽-請降,并向劉秀呈上了得自更始帝之處傳國玉璽和更始的七尺寶劍。赤眉降后,上繳的兵器和甲胄堆放在宜陽的城西,與旁邊的熊耳山(山名,因似熊耳而得名,在宜陽以東)一樣高。至此,起自新莽天鳳五年,縱橫山東十余年的赤眉軍被劉秀扼殺在了血泊之中。
            在與赤眉軍在關中激戰的同時,劉秀在關東(即函谷關以東)一線亦派遣以虎牙將軍蓋延為首的諸將對梁王劉永進行了東征。劉永,西漢梁孝王劉武的八世孫,其家世代為梁王,據梁地,故在梁地素有威名,聲望極大。王莽攝政之時,其父梁王劉立因結連平帝外家衛氏,被王莽所殺。更始帝立,劉永復被冊封為梁王,據舊地。后更始政亂,劉永遂據國起兵,以其弟劉防為輔國大將軍,招攬沛人周建等豪杰為其將帥,攻下齊陰、山陰、沛、楚、淮陽、汝南等二十八城,并遣使拜董憲為翼漢大將軍(后又封海西王)、張歩輔漢大將軍(后又封齊王),與共連兵,遂專據東方。更始敗亡之后,劉永自稱天子,在睢陽登基。對于劉秀來說,近在東方睢陽的劉永是對其威脅最大的軍事集團,劉永所在的睢陽距洛陽近在咫尺,時刻威脅著京師洛陽的安全。自建武二年始,劉秀先后派虎牙將軍蓋延和建威大將軍耿弇分別平定了割據睢陽的劉永和青州的張歩,特別是耿弇與齊王張歩的戰斗,極為慘烈,“城中溝塹皆滿,八九十里僵尸相屬”。此間,劉秀還親征海西王董憲,大獲全勝。到建武六年初,關東基本上為劉秀所定。
            得隴望蜀,一統天下
            自建武元年(公元25年)至建武六年(公元31年)初,經過近六年的東征西討,劉秀已經基本上控制了除隴右和巴蜀之外的廣大中原之地,基本上統一了中國的東方,與西北隴右的隗囂、西南巴蜀的公孫述形成了鼎足之勢。
            建武五年(公元30年)四月,光武帝至長安,告隗囂將派建威大將軍耿弇等七將軍從隴西攻蜀。隗囂反對,并派大將王元率兵據隴坻(今陜西隴縣西北),伐市塞道阻止漢軍進攻。四月,漢軍沿渭北平原翻隴山仰攻隴坻,結果大敗。王元跟蹤追擊,幸馬武率精騎斷后,使漢軍得以撤回。劉秀留耿弇守漆縣(今陜西彬縣),馮異守栒邑(今陜西旬邑東北),祭遵守沂縣(今陜西隴縣南),另調吳漢由洛陽西進,在長安集結兵力。隗囂乘勝派行巡攻栒邑,王元取肝縣,均被擊敗。時割據河西的竇融已歸附劉秀,進攻金城(今甘肅蘭州市西北),擊破助隗囂的羌族豪強何封等部,隗囂腹背受敵。隗囂大將馬援也在隗囂反漢時歸附于漢。光武帝給其精騎五千,招降隗囂部屬和羌族豪長,從內部分化瓦解隗囂。隗囂上 書劉秀表示親善,企圖以此作為緩兵之計,未遂。即派使向公孫述稱臣。
            建武六年(公元31年)春,公孫述立隗囂為朔寧王,出兵援隴。秋,隗親率步騎三萬進攻安定郡(郡治高平,今寧夏固原),進至陰架(今甘肅涇川東)。另派部隊進攻肝縣,企圖奪取關中,馮異、祭遵分別擊敗。次年春,來歙率軍二千,秘密從番須、回中,襲占略陽,威脅囂所據冀縣。隗囂集中精銳-略陽數月未克。閏四月,劉秀利用隗囂頓兵堅城、士卒疲憊之機,進兵高平第一城,竇融也率河西步騎數萬前來會師。漢軍分路挺進隴山,招降瓦亭守將牛邯等隗囂大將十三人。屬縣十六、軍隊十余萬皆降,略陽圍解。隗囂率殘部逃奔西城。漢軍占領天水郡。適值農民軍余部復起,京師騷動,光武帝趕回洛陽。
            同年十一月,岑彭水灌西城時,隗囂部將王元、行巡、周宗率蜀援軍五千人趕到,從高地反擊,漢軍措手不及,王元等突入西城,迎隗囂入冀。時漢軍補給困難,糧食已盡,各部-出隴西。隗囂收拾殘部,一時又奪占隴西數郡。九年正月,隗囂死。部眾擁立其少子隗純為王。
            建武七年(公元32年)八月,耿弇、寇恂攻破高平第一城。十月,來歙、蓋延攻破落門,王元只身逃奔公孫述,隗純等投降。此戰,歷時4年,隴西始平定。
            平隴戰后,劉秀即從南、北兩個方向,對益州的公孫述展開攻勢。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三月,大司馬吳漢率荊州兵六萬,馬五千匹,于荊門岑彭會合,沿長江西上入蜀;來歙、蓋延率諸軍自隴西南下攻河池入蜀。南線岑彭軍溯江西上,攻克荊門,俘程訊,斬任滿,田戎退守江州(今四川重慶市北嘉陵江北岸),彭遂由三峽,長驅直入江關。沿途郡縣降附,大軍直迫江州。
            同年六月,北路來歙軍大敗王元、環安軍,攻破下辨(今甘肅成縣西北)、河池,挺進蜀中。公孫述派人刺殺來歙,劉秀乃派將軍劉尚繼續率軍南下。江州城固糧多,不易攻破,岑彭遂留兵圍困,自率主力直指墊江(今四川合川),攻破平曲(今四川合川東)。公孫述令其將延岑、呂鮪、王元、公孫恢率軍拒守廣漢(郡治樟潼,今屬四川)、資中(今四川資陽),另派侯丹率二萬人拒守黃石(今四川涪陵東北橫石灘)。岑彭留臧宮于平曲拒蜀兵主力延岑,而自率軍折回江州,溯江西上,襲破黃石,倍道兼程二千余里,迂回岷江中游,占領武陽(今四川彭山東),進擊廣都(今四川成都市南,岷江東北岸)。公孫述派人刺殺岑彭。劉秀命吳漢率兵三萬趕到前線,接替岑彭指揮。
            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一月,吳漢敗蜀軍于魚腹津(今四川眉山之岷江渡口),進圍武陽,殲滅蜀援軍五千余人。西上再破廣都,逼近成都。吳漢求勝心切,率二萬步騎進攻成都,兵敗。吳漢隨即改變戰術,乘夜秘撤到錦江南岸與副將劉尚合兵,并力對敵,轉敗為勝。此后,吳漢根據劉秀敵疲再攻的戰術,與蜀軍戰于成都、廣都之間,殲滅公孫述大量有生力量,兵臨成都城下。十一月,臧宮攻克繁(今四川彭縣西北)、郫(今四川郫縣)與吳漢會師,合圍成都。公孫述招募五千敢死士交延岑指揮,準備決戰。延岑在市橋(今四川成都市南郊)大敗吳漢。吳漢隱蔽精銳,示弱誘敵。公孫述貿然出擊,蜀軍大敗,公孫述重傷死(參見廣都、成都之戰)。延岑見大勢已去,率成都守軍降。
            自建武元年至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劉秀登基后用了十二年的時間終于克定天下,使得自新莽末年以來四分五裂、戰火連年的古老中國再次歸于一統。
            柔道治國
            劉秀勤于政事,“每旦視朝,日仄乃罷,數引公卿郎將議論經理,夜分乃寐”。在位期間,多次發布釋放奴婢和禁止殘害奴婢的詔書。為減少貧民賣身為奴婢,經常發救濟糧,減少租徭役,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生產。裁并郡縣,精簡官員。結果,裁并四百余縣,官員十置其一。歷史上稱其統治時期為光武中興。其間國勢昌隆,號稱“建武盛世”。
            劉秀統一中國后,厭武事,不言軍旅,公元51年,朗陵侯臧宮、揚虛侯馬武上 書:請乘匈奴0、北匈奴衰弱之際發兵擊之,立“萬世刻石之功”。光武卻下詔:“今國無善政,災變不息,人不自保,而復欲遠事邊外乎!不如息民!。劉秀善待功臣,分封三百六十多位功臣為列侯,給予他們尊崇的地位,只解其兵權。
            易后改儲
            時南陽陰麗華美貌莊重,光武帝早年就有“娶妻當得陰麗華”的愿望。昆陽戰后次年,光武帝乃如愿娶陰氏為正室。 婚后次年,光武為鞏固與真定王劉揚的聯盟,再娶劉揚甥郭圣通并以之為正室,亦寵之。 郭氏與陰氏并為光武生下五子,及光武即位之初,并為貴人。建武二年(26年)因陰氏族小辭后,郭氏因得立為皇后,其長子疆遂立為皇太子 。光武因此甚感有愧于陰氏,益加寵遇。至建武十七年(41年),光武乃廢郭氏,立陰氏為后。 初建武十九年(43年),光武又以陰氏長子東海王陽聰敏有君人之度,皇太子疆又上表辭位。乃廢疆為東海王而以陽為皇太子。陽改名莊 ,即日后之漢明帝。
            因病去世
            建武中元(一作中元)二年(公元57年)二月戊戌日(二月初五),劉秀在南宮前殿逝世,享年六十二歲。遺詔說:“我無益于百姓,后事都照孝文皇帝制度,務必儉省。刺史、二千石長吏都不要離開自己所在的城邑,不要派官員或通過驛傳郵寄唁函吊唁! 劉秀死后,其子劉莊繼位,于同年三月丁卯日,葬劉秀于原陵,上廟號世祖 、謚曰光武皇帝。
            
          光武帝劉秀相關
          人物關系:
          鼻祖:
          劉煓 (前271前197) 太上皇帝劉太公
          遠祖:
          漢高祖劉邦 (前256前195) 漢朝皇帝,中國古代十大賢君
          太祖:
          漢文帝劉恒 (前203前157) 西漢第五位皇帝
          烈祖:
          漢景帝劉啟 (前188前141) 西漢第六位皇帝
          天祖:
          劉發 (?~前129) 長沙定王
          高祖:
          劉買 西漢舂陵侯
          曾祖:
          爺爺:
          父親:
          劉欽 (?~3)
          兒子:
          漢明帝劉莊 (2875) 東漢第二位皇帝
          兒媳:
          孫子:
          漢章帝劉炟 (5688) 東漢第三位皇帝
          曾孫:
          漢和帝劉肇 (79106) 東漢第四位皇帝
          劉開 (?~148) 河間孝王
          玄孫:
          劉淑 東漢孝元皇
          玄孫:
          劉懿 (?~125) 東漢前少帝,東漢第七任皇帝
          劉伉 東漢千乘王
          玄孫:
          劉寵 (?~122)
          劉萬歲 (?~90) 廣宗殤王
          玄孫:
          漢安帝劉祜 (94125) 東漢第六位皇帝
          劉淑 東漢城陽王
          劉羨 東漢陳王
          劉黨 (58~?) 東漢樂成靖王
          劉衍 東漢下邳王
          劉暢 東漢梁王
          劉長 東漢濟陰王
          劉恭 東漢彭城靖王
          劉建 (?~61) 東漢千乘哀王
          劉彊 (2558)
          劉英 東漢楚王
          劉延 東漢阜陵王
          劉蒼 (?~83)
          劉疆 東漢光武帝朝東海恭王
          劉輔 (?~84) 東漢沛獻王
          劉京 東漢瑯邪孝王
          劉荊 (?~68)
          劉焉 (3890) 東漢中山王
          劉康 東漢濟南王,東漢光武帝劉秀子,母郭圣通
          女兒:
          女婿:
          梁松 (?~61)
          兄弟:
          侄子:
          劉章 東漢齊哀王
          劉仲 (?~22)
          姊妹:
          劉元 (?~22)
          丈夫:
          鄧晨 (?~49)
          皇后:
          郭圣通 (?~52) 東漢光武郭皇后,東漢開國皇帝劉秀的第一任皇后
          岳父:
          陰麗華 (564) 中國十大皇后
          叔伯:

          經歷歷史事件:
          東漢統一戰爭 (公元25年--公元36年)
          昆陽之戰 (公元23年)

          相關成語:
          相關人物:
          光武帝劉秀 (前557) 漢朝皇帝,中國古代十大賢君
          岑彭 (?~36) 東漢云臺二十八將之一
          吳漢 (?~44) 十七史百將傳,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蓋延 (?~39) 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耿弇 (358) 十七史百將傳,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相關人物:
          祭遵 (?~33) 十七史百將傳,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光武帝劉秀 (前557) 漢朝皇帝,中國古代十大賢君
          相關人物:
          吳漢 (?~44) 十七史百將傳,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光武帝劉秀 (前557) 漢朝皇帝,中國古代十大賢君

          相關影視:
          電視劇《秀麗江山之長歌行》 2016年 袁弘 飾 劉秀

          同年(公元57年)去世的名人:
          劉隆 (?~57) 東漢云臺二十八將 河南省南陽市新野縣

          下一名人:蘇武
          13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