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江蘇省 > 蘇州人物

          陳圓圓


          [][公元1623年-1695年,秦淮八艷,中國古代十大名伎 ,中國古代十大美女]
          陳圓圓
            陳圓圓(1623-1695),原名邢沅,別名圓圓、畹芳,明末清初“秦淮八艷”之一。陳圓圓母親早亡,育于姨夫家,重利輕義的姨夫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江陰貢修齡之子貢若甫曾以重金贖陳圓圓為妾,但為正妻不容;后與冒襄有過一段情緣,后又不幸為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輾轉多人后成為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日漸失寵,遂辭宮入道,于1695年逝世。
          陳圓圓
            人物生平
          陳圓圓
            
          陳圓圓
            年少喪母
          陳圓圓
            陳圓圓出身于貨郎之家,母親早亡,育于姨夫家,從姨父的姓“陳”。居蘇州桃花塢。隸籍梨園,為吳中名優,戲曲家尤西堂少時“猶及見之”。
            色藝雙絕
            陳圓圓色藝雙絕,名動江左。她自幼冰雪聰明,艷驚鄉里。時逢江南年谷不登,重利輕義的姨夫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善演弋陽腔戲劇。初登歌臺,圓圓扮演《西廂記》中的紅娘,人麗如花,似云出岫,鶯聲嚦嚦,六馬仰秣,臺下看客皆凝神屏氣,入迷著魔。陳圓圓“容辭閑雅,額秀頤豐”,有名士大家風度,每一登場演出,明艷出眾,獨冠當時,“觀者為之魂斷”。
            被劫入京
            陳圓圓作為梨園女記,難以擺脫以色事人的命運。圓圓曾屬意于吳江鄒樞,“常在予家演劇,留連不去”(《十美詞紀》)。據載,江陰貢修齡之子貢若甫曾以重金贖陳圓圓為妾,然圓圓不為正妻所容。而貢若甫的父親貢修齡,在 見到圓圓后,非常吃驚,說:“此貴人!”“縱之去,不責贖金!保ɡ罱榱ⅰ短煜汩w隨筆》)。陳圓圓還與冒襄有過一段情緣,崇禎十四年(1641)春,冒襄省親衡岳,道經蘇州,經友人引薦,得會陳圓圓,并訂后會之期;當年八月,冒襄移舟蘇州再會圓圓,時圓圓遭豪家劫奪,幸脫身虎口,遂有許嫁冒襄之意,并冒兵火之險至冒襄家所棲舟拜見冒襄之母。二人感情繾綣,申以盟誓。此后冒襄因喪亂屢失約期,陳圓圓不幸為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
            崇禎十五年(1642)仲春,陳圓圓被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圓圓入京的時間,有崇禎十四、十五、十六年三說,其中,胡介祉《茨村詠史新樂府》稱:“崇禎辛巳年,田貴妃父宏遇進香普陀,道過金閶,漁獵聲記,遂挾沅以歸!背质哪暾f;葉夢珠《閱世編》稱:“十六年春,戚畹田宏遇南游吳閶,聞歌記陳沅、顧壽。名震一時,宏遇使人購得顧壽,而沅尤靚麗絕世,客有私于宏遇者,以八百金市沅進之,宏遇載以還京!背质暾f。然據冒襄《影梅庵憶語》載,冒襄與陳圓圓私訂盟約在崇禎十四年秋,此后冒襄因家事牽累,未能赴圓圓約會。其間圓圓屢次寄書冒襄,促其踐約,冒襄皆不及回復。崇禎十五年仲春,冒襄至蘇州會圓圓,不意圓圓已于十日前被劫入京。由于冒襄所記為自己親歷之事,故陳圓圓入京時間當為崇禎十五年仲春。
            至于劫奪圓圓之人,有崇禎帝田妃之父田宏遇、崇禎帝周后之父周奎兩說。持前說者以鄒樞、劉健、尤侗、李介立、葉夢珠、陸次云等人代表,由于他們為陳圓圓同時代人,較可憑信。持后說者僅有姓名難以稽考的“之江抱陽生”之記載及鈕琇的轉述。之江抱陽生《甲申朝事小紀》稱:“外戚周嘉定采辦江南,聞其美,厚縑得之。攜歸京師!惫伦C單說,似不可靠。
            沖冠一怒
            陳圓圓入京后,成為田弘遇家樂演員。田弘遇因貴妃去世,日漸失勢,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亂世中找到倚靠,有意結交當時聲望甚隆且握有重兵的吳三桂。田弘遇曾盛邀吳三桂赴其家宴,“出群姬調絲竹,皆殊秀。一淡妝者,統諸美而先眾音,情艷意嬌!倍@位淡妝麗質的歌姬,就是陳圓圓。吳三桂驚詫于陳圓圓的美艷,“不覺其神移心蕩也”(陸次云《圓圓傳》)。田弘遇遂因三桂之請,將圓圓贈送吳三桂,并置辦豐厚的妝奩,送至吳府。李自成農民軍攻占北京后,圓圓為劉宗敏所奪。吳三桂本欲投降農民軍,但得知圓圓遭劫后,沖冠一怒,憤而降清!睹魇贰ち骺堋贩Q:“初,三桂奉詔入援至山海關,京師陷,猶豫不進。自成劫其父襄,作書招之,三桂欲降,至灤州,聞愛姬陳沅被劉宗敏掠去,憤甚,疾歸山海,襲破賊將。自成怒,親部賊十余萬,執吳襄于軍,東攻山海關,以別將從一片石越關外。三桂懼,乞降于我!
            在吳三桂所部和清軍的聯系夾擊下,李自成農民軍遭受重創,倉皇逃離北京,盡棄所掠輜重、婦女于道。吳三桂在兵火中找到了陳圓圓,軍營團圓。此后陳圓圓一直跟隨吳三桂輾轉征戰。吳三桂平定云南后,圓圓進入了吳三桂的平西王府,一度“寵冠后宮”(《十美詞紀》)。
            繁花落盡
            吳三桂獨霸云南后,陰懷異志,窮奢侈欲,歌舞征逐。構建園林安阜園,“采買吳伶之年十五者,共四十人為一隊”(《甲申朝事小紀》),“園囿聲伎之盛,僭侈逾禁中”(王澐《漫游紀略》)。陳圓圓因年老色衰,加之與吳三桂正妻不諧,且吳三桂另有寵姬數人,于是日漸失寵,遂辭宮入道,“布衣蔬食,禮佛以畢此生”(《天香閣隨筆》)。一代紅妝從此豪華落盡,歸于寂寞。
            吳三桂與陳圓圓
            有一年,吳三桂隨祖父到蘇州采購綢緞,閑暇時與蘇州好友周仝游覽太湖。二人正在茶館品茶,忽見隔岸游艇上有一位妙齡女子翩翩起舞,歌聲優美動聽,吳三桂不覺怦然心動。他問周仝:“這是何方女子,聲色超群,令人傾倒?”周仝道:“你有所不知,她叫陳圓圓,是蘇州藝美戲班子的當紅歌記,名震江南!
            吳三桂與周仝分別后,心神不定,腦海里總浮現陳圓圓的身影。他無心經商,常借故“與同窗好友相會”,實則跟隨藝美班觀看演出,以目睹陳圓圓的芳容。陳圓圓每次出場演出,總看見前排座位上有一位英俊青年,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使她六神無主。她偷偷觀看這位青年,儀表堂堂,文質彬彬,從他的衣著打扮看來不像普通人家子弟。后來聽老板說,這青年姓吳,叫吳三桂,是將門子弟。陳圓圓每次演出,只要看見吳三桂,便心不由己地暗送秋波。
            一日,陳圓圓缷妝后回家,忽聽背后人叫,回頭看時卻是吳三桂,她喜出望外,于是放慢了腳步。吳三桂緊走幾步,趕上陳圓圓,約她“春來茶館”敘話。二人來到茶館就坐,先客套了一番,要了壺茉莉花茶,邊品茶邊聊天,互訴愛慕之情。二人難分難舍,大有相見恨晚之感。吳三桂說:“我一定要把你贖出來,娶你為妻,永不分離!标悎A圓說:“我出身貧賤,不配當你的妻子,只要你對我好,能在身邊伺候你我就心滿意足了!庇谑嵌撕J纳矫,私定終生,只等吳三桂父親應允,再明媒正娶,接陳圓圓進入吳家大門。
            在政治上和李自成相決裂使得吳三桂處于腹背受敵的局面。山海關之西,李自成重兵近在咫尺,一場惡戰迫在眉睫。山海關之東,又有日益逼近的宿敵強大的清軍。降李的道路既已堵塞,為圖本身生存之計,吳三桂-把目光轉向了雄踞東北的清朝政權。
            到底是吳三桂因一個女人投降了清朝,還是李自成、劉宗敏因一個女人而失去了到手的政權,誰自種了更大的悲劇和遺憾,實在一目了然。此前吳三桂多次受清朝勸降卻未同意,而吳三桂因陳圓圓反李,有人提出“借北兵(清兵)進關,共殲‘李賊’”!镀轿魍鯀侨饌鳌酚涊d吳三桂在清兵統一全國后對當時決策的回憶:“正值闖賊構亂,召衛神京,計不能兩全,乃乞師本朝(清朝),以雪君父大仇!比欢聦嵣,他未能全力救君,也放棄李自成的和解而導致父親和全家被殺,最終一心0,終與陳圓圓團圓。
            陳圓圓風流艷史
            冒辟疆與田弘
            大才子冒辟疆途經秦淮,對這位名滿江南的絕麗佳人一見傾心,而就是這樣的一見鐘情,卻成為了圓圓多舛一生的起點。兩人原本相約一生相守,不離不棄,卻因為冒父的離任調職而勞燕分飛。
            一日,崇禎皇帝朱由檢的大舅子田弘到江南游玩,在記院里碰見了正值二八佳齡的紅歌記陳圓圓,陳圓圓不但歌舞出色,詩畫俱佳,更有一種動人心弦的神韻,絕非一般美女可比。當即被她的美麗容貌和甜美歌聲所吸引,就半帶強迫地把她買了下來。那時專寵后宮的貴妃妹子一病不起,靠裙帶關系坐享容華的田弘擔心人走茶涼,為了博得皇上的歡心,竟別出心裁地把陳圓圓作為進貢的禮物奉獻給崇禎皇帝?赡菚r正值明朝末年,內有起義軍風起云涌,外有滿人虎視眈眈,弄得大明朝廷搖搖欲墜。崇禎皇帝被折騰得焦頭爛額,沒有興趣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對陳圓圓只是欣賞,沒有收納之意。陳圓圓在宮中盤桓了兩三個月,終究沒能投入皇帝的懷中,田弘只好打發她返回了田府。
            陳圓圓進宮時滿載著希望,如今卻一無所成地回來了,田弘當然心中不快。陳圓圓在田府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被貶到歌舞班中充當歌舞姬。
            吳三桂
            吳三桂是原錦州總兵吳襄的兒子,能騎善射,智勇過人,曾中過武舉。崇禎初年,吳襄因貽誤戰機而被革職,同時吳三桂則升為寧遠總兵。清兵進攻寧遠時,來勢兇猛,明朝的軍隊則軟弱懈用,致使寧遠失守,吳三桂因之被連降三級;后來,吳三桂痛定思痛,加緊操練兵馬,使他的部下成為一支勁旅。如今國難當頭,急需將才,所以朝廷又提拔他鎮守國門,還連帶起用他父親吳襄為京營提督。一時間,吳家父子兵權在握,成了京城里的熱門人物,亂世之時誰都想得到軍隊的庇護,所以吳三桂離京赴任時,京城里的達官顯貴紛紛設宴為他餞行,想為自己今后找下個靠山。
            田弘自然也不落后,在府中擺下珍肴美酒款待吳總兵。這天,除了數不清的山珍海味呈列在吳三桂面前外,還有田府中絕色的歌舞姬陳圓圓在席前奉歌獻舞。一陣悠揚清新的絲竹聲后,陳圓圓身披白紗舞衣從重重簾幕中緩緩飄出,就好像一朵白云飄到了大廳之中。她淡掃蛾眉,輕點朱唇,淡雅中露出一種超塵脫俗的氣韻來;輕舒長袖,明眸含笑,那笑便像煙霧籠罩著的牡丹花,朦朧而誘人心醉;一段輕舞后,在廳中站定,隨著動人心弦的樂器聲,唱起了小調,那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天際飄來,輕悠悠地蕩入聽者的心底,宛如清泉澆身般的清爽。這舞這歌,把上座的吳三桂迷得欲醉欲仙,捧著酒杯,眼癡迷迷地盯著陳圓圓,好半天忘了喝酒,也不知擱下酒杯。
            第二天,吳三桂派人帶了千兩黃金作聘禮,到田府求婚。而田弘早已準備好豐盛的嫁奩,當天就親自把陳圓圓送到了吳家。
            此時邊關戰事已急,吳三桂王命在身,可他還是擠時間舉辦了隆重的納妾之禮,只等享受了洞房花燭夜,再啟程赴任。
            這一夜新郎新娘早早入了洞房,只為良宵苦短。
            無奈好夢易醒,兩人尚興猶未盡時,屋外已響起大軍開拔的號角。吳三桂攬衣推枕,匆匆梳洗完畢,門外已傳來稟報:“鞍馬已備好!边@時,陳圓圓面帶紅暈地倦倚床頭,釵橫鬢亂,淚光瑩瑩,吳三桂看著她,怎么也挪動不了腳步,回過身來擁抱著她,在門外又響起催報聲,才不得不一步三回頭地走出了房門。
            劉宗敏
            吳三桂離開京城不久,闖王李自成便率大軍攻入了北京,建立了大順王朝。城中舊臣遺老全部遭到了搜捕,吳襄及全家也在其列,而陳圓圓的美貌被闖王的心腹大將劉宗敏(一說是闖王本人)看中,于是被奪為侍妾!按箜樀邸崩钭猿杀破葏窍鍖懶沤o吳三桂,勸他來京受降,否則要他全家性命。
            歷史評價
            陸次云稱贊曰:“聲甲天下之聲,色甲天下之色!保ā蛾悎A圓傳》)
            吳三桂曰﹕“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人耶!”(劉建《庭聞錄》)
            冒辟疆曾說:“婦人以資質為主,色次之,碌碌雙鬢,難其選也;坌募w質,淡秀天然,平生所見,則獨有圓圓爾!保ā队懊封謶浾Z》)
            冒襄稱“其人澹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觀看陳圓圓演弋陽腔《紅梅記》,為其演技所迷醉:“是曰演弋腔《紅梅》,以燕俗之劇,咿呀啁哳之調,乃出之陳姬身口,如云出岫,如珠大盤,令人欲仙欲死!保ā队懊封謶浾Z》)
            鄒樞稱她“演《西廂》,扮貼旦、紅娘腳色,體態傾靡,說白便巧,曲盡蕭寺當年情緒!

          相關影視:
          電視劇《多情江山》 2015年 聶玫 飾 陳圓圓
          電視劇《鹿鼎記·黃曉明版》 2008年 寧靜 飾 陳圓圓

          同年(公元1623年)出生的名人:
          朱彌鉗 (16231662) 唐恭王,文城恭靖王 河南省南陽市

          同年(公元1695年)去世的名人:
          黃宗羲 (16101695) 明清之際的思想家、史學家 浙江省寧波余姚

          下一名人:陳貞慧
          13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