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南省 > 婁底市 > 雙峰縣人物

          聶炳發


          [公元1911年-1980年]

            聶炳發(1911~1980),雙峰縣梓門橋鎮荊林村早禾場人。其父聶進賢于民國十六年(1927)任南岸農民協會副會長,“馬日事變”后被殺害;他于新中國建立初任鄉農民協會主席,群眾贊他父子為兩代“農民領袖”;在黨的領導和培養下,他于1952年就擔任&峰縣第六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兩年后調任千金水庫管理所所長。1963年天大旱,由他負責管理的千金水庫庫區獲得大豐收,被譽為梅龍山下“活龍王”;其科學管水的經驗得到全面推廣后,又被評為全國第一個水利勞模,并當選為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第日屆湖南省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父子兩代農民領袖聶炳發于清宣統三年(1911)農歷十月初九出生于湘鄉縣梓門鄉(今屬雙峰縣梓門橋鎮)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前輩幾代務農,家中常窮得不揭鍋。年幼的聶炳發還跟著母親要過飯。到9歲時,因家貧僅讀兩年小學他就輟學在家務農。年紀稍大時,常給人家打零工,冬閑時則做瓦、砍柴、挑煤,藉以維持家中生計。民國十五年(1926)夏,湖南農 動在湘鄉廣大農利秘密掀起,苦大仇深的聶進賢積極投入了農村反封建勢力的斗爭。年僅15歲的聶炳發也跟著父親打土豪、斗劣紳,當了一名小梭鏢隊員。是年冬,南岸鄉農民協會正式成立,聶進賢被選為副會長,聶炳發也成了農會的一名正式會員。經過黨組織的培養和反封建斗爭的鍛煉,聶進賢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第二年春,湘鄉縣第十三區農民協會建立時,聶進賢又被選為區農協委員?墒,就在第二年的春夏之交,湖南農 動形成高潮時,“湘鄉縣- 清鄉委員會”視聶進賢為眼中釘、肉中刺,下令將他殺害在永豐橋邊,橋旁還貼著一張列數聶進賢所謂“罪狀”的布告。聶炳發得知后,當晚跑到永豐橋邊將布告偷偷地撕了回來,收藏在墻壁縫里,立誓要為父親報仇。
            聶進賢慘遭殺害后,永豐“清鄉隊”對聶炳發也不放過,準備來個“斬草除根”。16歲的聶炳發在家中無處藏身,深夜獨身潛逃到岳陽、常德等地以幫人打工度日。1949年冬,全國解放,聶炳發回到了離別20多年的家鄉。他積極參加了共產黨和人民政府領導的減租退押和秋征等支前工作。1950年2月劃鄉建政后,沙田鄉農會成立,農民代表選舉他為鄉農會副主席,不久又擔任鄉農會主席。聶家父子成為當地農民的“領袖”。從副區長到水庫管理所長“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1952年5月,聶炳發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中共梓門區委會舉行入黨宣誓時,他心情十分激動,跪在毛主席像前說:“我的父仇終于得報,決不忘共產黨和毛主席的恩情,誓將革命進行到底!”剛入了黨的聶炳發,又被群眾選舉為農民代表,出席了6月1日湖南省召開的第一屆農民代表大會。7月,還被任命為雙峰縣第六區(后稱梓門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從此,他積極帶領農民群眾走互助合作化道路,深受全區農民的愛戴。1954年4月,坐落在雙峰縣梓門橋千金鄉梅龍大山腳下的千金水庫建成,這是解放后湖南最早修建的9個示范水庫之一。聶炳發擔任水庫管理所所長。他一上任,就帶領管理所成員,深入全灌區進行調查研究,摸索管水的經驗。他經常挑著一擔皮籮,帶著田畝冊子、算盤、馬燈,不分白天黑夜地沿著8個鄉挨戶調查訪問,經過3個月的時間,他弄清了庫區田畝分布、地勢及塘壩蓄水最、抗旱能力等情況。隨后摸索積累經驗,統一水權,創造了整個庫區“庫塘串連、巧引多蓄,長藤結瓜,先用塘水,后用庫水,先用活水,后用死水,合作用水”等一整套管水用水方法。并且,他自制量雨器,搞耕作需水試驗田,用糠殼測量水速,成為當時的水利專家。有一次,他在青蘭灌區發現簍子排有15畝稻田急需用水,他與行水組長龔舉生商量,認為光這15畝田要水庫放水,水路遠,途中損耗大,劃不來。老龔提出,先去與星火灌區行水組商量,暫借貓公塘的水灌溉,待水庫放水時再償還,果然,塘涵一打開,水就灌進7簍子排的缺水田里。聶炳發從這里摸索到了經驗:水庫的作用大,山塘的作用也不少啊!他把管理所的職工找來一摸底算帳,全灌區共有山塘440多口、河壩85座,平時可蓄水140多萬立方米,相當于兩個千金水庫的容量。從此,水庫管理所決定既管水庫,又管塘壩。經過幾年的奮戰,在水庫大壩加高的同時,對灌區所有山塘、河壩也全面進行了一次整修,并改原來的“塘庫串連”為“長藤結瓜”,實行合作用水、統一水權;在用水上又實行先活水、后死水,先塘水、后庫水等“幾先幾后”的方法,充分發揮了水利工程的效益。
            1963年夏秋季節,雙峰縣遭受了歷史罕見的百年大旱,千金水庫灌區也是重災區。但由于以聶炳發為首的這個管水班子采用“巧引多蓄”等一套科學管水、用水經驗,結果實際灌溉面積6421畝,超過原設計能力的40%,并創造了大旱之年奪豐收的奇跡。全灌區糧食單產601斤,比建庫前增長51%。梅龍山下“活龍王”往年,千金水庫灌區的農民每逢干旱,就要到梅龍大山的龍王廟去求雨,在1963年奪得大旱之年的大豐收后,當地群眾都稱頌聶炳發為“活龍王”。翌年2月,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親臨水庫視察,作了“學習千金水庫的經驗,更好地建設和管理水利工程”的題詞。6月14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新華社記者采寫的長篇通訊《梅龍山下“活龍王”》和《“活龍王”多多益善》的短評;9月5日,《新湖南報》以一個整版的篇幅刊登《千金水庫灌區管水用水經驗》;10月,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通俗讀物《“活龍王”治水記》,縣文藝工作團還將此題材創作成大型花鼓戲《梅龍山下“恬龍王”》,在省城長沙演出達20多場;演出后,省有線廣播電臺反復播放全劇錄音,《新湖南報》還專版刊登其劇照,并組參12、1。4~評數期。從此,聶炳發的“梅龍山下‘活龍王…聲譽傳遍了三湘,以至全國。
            1964年9月,全國水利管理會議在北京召開,“活龍王”聶炳發作為特邀代表出席會議。在會議上,他被授予“全國水利勞動模范”光榮稱號。同年還被選為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65年9月底,他又應邀赴京參加國慶觀禮,受到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并合影留念。1969年11月,聶炳發任雙峰縣梓門區革命領導小組副組長,1974年當選為湖南省第四屆二次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把管水經驗推出國境聶炳發創造的千金水庫科學管水經驗與成果,不僅在全國得到推廣和應用,而且推出了國境。1965年秋,由北京農業科教電影制片廠攝制的《巧管“千金水”》科教專題片,先在全國廣大農村放映后,再制成圖片和模型,在日本、阿爾及利亞等國際性博覽會上展出,受到國際上許多農業專家及有關人士的好評。1968年4月,越南和平省政府經濟代表團專程來千金水庫學習、考察。此后,還有老撾愛國統一戰線黨干部代表團專程來到千金水庫考察。他們對聶炳發的科學管水經驗都給予高度的評價與贊揚。聶炳發長期奮斗在千金水庫,致使身體多病早衰。晚年,他不顧自己體弱多病,一直堅持在水庫第一線。筆者曾于1972年初去水庫采訪過他,代他執筆撰寫了《用兩點論管水,越管越全面》的學哲學、用哲學文章,全面總結了他的科學管水經驗,并以整版篇幅發表在2月11日的《光明日報》上。1973年春我又去采訪,他還帶我跑遍全灌區,撰寫了《巧管“千金水”,增產萬擔糧》的科學管水經驗長篇調查報告,先后在《湖南日報》農村版和《湖南日報》作專版刊登。1972年千金水庫灌溉面積已擴大到7684畝,超過設計面積的’75%。1974年8月,筆者還參與編寫了《千金水庫管理經驗》一書,由國家農業出版社出版,在全國各地新華書店發行。至此,以“活龍王”聶炳發為主創造的千金水庫的科學管水經驗,在宣傳上達到了高峰。聶炳發也因積勞成疾,于1974年12月退休療養。1980年9月30日病逝,終年69歲!婁底市政協文史委〈中國歷代名人與婁底〉》供稿


          同年(公元191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蕭贊育
          13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