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江蘇省 > 揚州 > 廣陵區人物

          馮小青


          []

            馮小青,名玄玄,字小青。明萬歷年間南直隸揚州(今屬江蘇)人。嫁杭州豪公子馮通為妾。諱同姓,僅以字稱。工詩詞,解音律。為大婦所妒,徙居孤山別業。親戚勸其改嫁,不從,凄怨成疾,命畫師畫像自奠而卒,年十八。
            馮小青的童年就在廣陵的太守府度過,生活富足。自小生得秀麗端雅,聰穎伶俐,深得父母的寵愛。馮小青的母親也是大家閨秀出身,善于舞文弄墨、撫琴彈弦,只有馮小青這么一個寶貝女兒,自然是看得比眼珠子還重。從小對她悉心培育,一心盼望她長成一個才貌出眾的姑娘。馮小青十歲那年,來了一個化緣的老尼,這老尼一身一塵不染的灰布袈裟,慈眉善目,她見馮小青聰明可愛,就將她喚到身邊。馮小青覺得這老尼慈祥可親,也就非常樂意地站在她面前。老尼撫著馮小青的頭,緩緩開口說:“小姐滿臉穎慧,命相不凡,我教你一段文章,看你是否喜歡?”馮小青好奇心正強,聽她說要教自己文章,饒有興致地點點頭,專注地抬頭看著老尼。老尼清了清嗓子,閉目合手,念了一大段佛經。老尼念完后,睜開眼睛看了看馮小青,馮小青知是在考自己,當即也閉了眼,把剛才老尼念的佛經復述了一遍,竟然是一字不差。
            老尼臉露驚詫之狀,隨即搖了搖頭,口誦一聲“阿彌陀佛”,轉身對著馮小青母親鄭重地說道:“此女早慧命薄,愿乞作弟子;倘若不忍割舍,萬勿讓她讀書識字,也許還可有三十年的陽壽!
            情感經歷
            及年十六,其母貪得金帛,遂不及詳訪清濁,即以小青許嫁馮生。
            小青一見馮生之狀,嘈唼戚施,憨跳不韻,不覺淚如雨下,慘然嘆息曰:“我命休矣!”小青之怨自此始。
            及隨生至杭,其婦更加妒悍,一聞娶妾,吼聲如雷,含怒而出。只見小青黛眉不展,容光黯淡,裊裊然恰似迎煙芍藥。婦自上至下把小青仔細看了一會,但冷笑曰:“標致!標致!”
            小青回鬟掩淚,愈加憤懣,然已是籠中鸚鵡,只得曲意承順,而婦妒嫉之念不能少解。
            婦有戚屬楊夫人者,才而賢淑,嘗就小青學棋,絕憐愛之。偶談及婦之奇妒處,不覺嘆息曰:“我觀汝女工諸技, 皆精,奈何墮落在羅剎國內。我思欲脫子火坑,子能從我作筆硯友乎?”
            小青斂容起謝曰:“多蒙夫人愛同親女,賤妾豈不知感,所恨命如一葉,與死為鄰,只怕此生無由侍奉!”語未畢,忽值婦至,遂各散去。
            一日,春光明媚,楊夫人邀婦泛湖,并拉小青隨往。船到斷橋,俱登岸閑步,婦與夫人攜手立于垂楊之下。
            小青獨至蘇小墓邊,取酒澆奠,低低口占一詩曰:
            西陵芳草騎轔轔,內信傳來喚踏春。
            杯酒自澆蘇小墓,可知妾是意中人。
            時小青出居湖上未歸,故有“內信傳來”之句。當下徘徊,閑看了一會,即命肩輿由岳墳而行,及至天竺,小青拜祝已畢,又默占一絕云:
            稽首慈云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天。
            愿為一滴楊枝水,灑作人間并蒂蓮。
            婦向前禮畢,顧謂夫人曰:“我聞西方佛無量,而世多專禮大士,這是何故?”
            楊夫人未及答,小青應曰:“只為菩薩能慈悲耳!眿D知諷己,便笑曰:“是了,是了,我當慈悲汝!
            既而舍輿登舫,蕩槳中流。只見兩堤間花柔草嫩,有許多艷服少年,挾彈馳騎,往來游冶。同船諸女伴,卷簾憑檻,笑語喧嘩,倏東倏西,指點謔躍。而小青淡然凝坐,絕無輕佻之容。
            既而飲至半酣,楊夫人數取巨觴觴婦,婦已醉,徐語小青曰:“船有樓,汝可伴我一登!
            比及登樓遠眺,久之,撫小青之背,而附耳低言曰:“你看遠山橫黛,煙水空蒙,好光景可惜,汝何自苦。豈不聞章臺柳,亦嘗倚紅樓,而盼韓郎走馬,汝乃作蒲團空觀耶!”
            小青曰:“賈平章劍鋒可畏也!”夫人笑曰:“汝誤矣,平章劍鈍,女平章乃利害耳!
            居頃之,顧左右寂無人,楊夫人又從容諷曰:“觀子豐神絕世,才韻無雙,我雖非女俠,力能為汝定籌。適間所言章臺柳故事,汝乃會心人,豈不領悟。今世豈少一韓君平,汝何為緘愁含怨,自苦如此。且彼視汝之去,如拔一眼中釘耳?v能容妝,汝遂向黨將軍帳下作羔酒侍兒乎?”
            小青謝曰:“夫人休矣!吾幼時曾夢手折一花,隨風片片著水,命止此矣!夙業未了,又生他想,彼冥曹姻緣簿,非吾如意珠,徒供群口畫描耳!
            夫人嘆曰:“子言亦是,吾不子強。雖然,好自愛,彼或好言語,或以飲食啖汝,汝乃更可慮。即旦夕所需,應用物件,只需告我!
            遂相顧泣下沾衣,惟恐他婢竊聽,徐拭淚還坐,尋別去。楊夫人每向宗戚語之,聞者莫不酸鼻云。
            居無何,婦妒益深,乃徙小青于孤山別業告誡曰:“非我命而郎至,不得入。非我命而郎之手札至,亦不得入!
            小青既到孤山,暗自念,彼置我于閑僻之地,必然密伺短長,借莫須有事魚肉我。以故深自斂戢。
            山在蘇公堤畔,乃林和靖之故址。梅畦竹徑,一水千峰,雖幸狺語得離,耳目清逸,然當夢回孤枕,聽野寺之鐘聲;煙染長堤,望疏林之夕照,又未嘗不黯然下淚也。因書一絕,以寄其幽怨云:
            春衫血淚點輕紗,吹入林逋處士家。
            嶺上梅花三百樹,一時應變杜鵑花。
            小青之怨自此益深,而其幽憤之懷俱托之詩;蜃餍≡~,又好與影語;蛐标柣H,煙空水清,輒臨池自照,對影絮絮如問答,婢輩窺視則不復爾,但微見眉痕慘然,似有泣意。
            一日,早起梳妝畢后,獨自步至池邊,臨波照影。徙倚之間,忽又呼影而言曰:“汝亦是薄命小青乎?我雖知汝,汝豈相憐,假使我赍恨而死,汝豈能因我而現形耶!”
            喃喃了一會,復又笑曰:“狂且濁嫗,無辱知我,若得與汝作水中清友,我來汝現,我去汝隱,汝非我不親,我尋汝而至,洵足以相數晨夕,而可以無愁岑寂矣!
            正在躊躇之際,忽聞婢女尋喚,遂回至臥內,即事題詩一章曰: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在昭陽第幾名。
            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又一夕,風雨瀟瀟,梵鐘初動,四顧悄然,乃于書卷中撿出一帙《牡丹亭》,挑燈細玩。
            及讀至“尋夢”、“冥會”諸出,不覺低首沉吟,廢卷而嘆曰:“我只道感春興怨,只一小青。豈知癡情綺債,先有一個麗娘。然夢而死,死而生,一意纏綿,三年冰骨,而竟得夢中之人作偶。梅耶柳耶,豈今世果有其人耶!我徒問水中之影,汝真得夢里之人,是則薄命,良緣相去殊遠!
            言訖泫然泣下;仡櫴替揪阋咽鞂,遂援筆賦成一絕云:
            冷雨幽窗不可聆,挑燈閑看牡丹亭。
            人間亦有癡于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時已夜半,但聞雨聲淅淅,亂灑芭蕉;風響蕭疏,斜敲窗紙;孤燈明滅,香冷云屏。而愁心耿耿,至曉不能成寐。
            于時,楊夫人之女小六娘,染病而歿,夫人又欲從宦遠方,小青遂因吊奠,即與夫人言別。一叩靈車,淚如泉涌,遂以卮酒奠畢,與夫人握手綢繆,備敘別后衷曲。
            夫人因女夭亡,見了小青,倍加憐愛。小青又以夫人遠去,轉覺唏噓。盤桓數日,遂與婦一同送出北關,灑淚而別。
            自從夫人去后,無與同調,遂郁郁成疾,歲余益深。其婦每命醫來看視,仍遣女婢以藥送至。小青佯為感謝,俟婢退出,將藥傾擲床頭,笑曰:“吾固不愿生,亦當以凈體皈依,作劉安雞犬,豈汝一杯鴆所能斷送乎!”
            然病益沉重,水粒俱絕,每日只飲梨汁一小盅許。然益明妝冶服,未嘗草草梳裹,或擁襆欹坐,或呼琵琶婦唱肓詞消遣。雖數暈數醒,終不蓬首偃臥也。
            忽一日,語老嫗曰:“可為我傳語冤業郎,覓一良畫師來!
            有頃,師至,即命寫照。寫畢,攬鏡細視曰:“得吾形似矣,猶未盡我神也,姑置之!
            畫師遂又凝神極巧,重寫一圖。小青又注目熟視曰:“神是矣,而豐態未流動也,得非見我目端手莊故爾!瘪娉秩绱,乃令置之。
            復命捉筆于旁,而自與老嫗指顧語笑,或扇茶鐺,或檢書帙,或自整衣褶,或代調丹碧諸色,縱其想會。須臾圖成,果極妖纖之致,笑曰:“可矣!”
            相關悼念:
            《女才子書》中小青卷雪廬主人曰:千百年來,艷女、才女、怨女,未有一人如小青者。這樣的小青怎么會不引起眾多人的懷念呢。云間有一煮鶴生者,落魄不羈,頗工吟詠,嘗于春日薄游武林,泊舟于孤山石畔。尋至小青葬處,但見一冢草土,四壁煙蘿,徘徊感愴,立賦二絕以吊之,其詩云:其一羅衫點點淚痕鮮,照水徒看影自憐。不逐求凰來月下,冰心急似步飛煙。其二哮聲狺語不堪聆,竟使紅顏冢中青?上в拇昂暌,更無人讀牡丹亭。是夜月明如晝,煙景空蒙,煮鶴生小飲數杯,即命艤舟登岸,只檢林木幽勝之處,縱步而行。忽遠遠望見梅花底下,有一女子,豐神絕俗,綽約如仙。其衣外□翠袖,內襯朱襦,若往若來,徜徉于花畔。煮鶴生緩緩跡之,恍惚聞其嘆息聲。及近前數武,只見清風驟起,吹下一地梅花香雪,而美人已不知所適矣。煮鶴生不勝詫異曰:“斯豈小青娘之艷魄也耶!彼旎刂链,又續二章云:梅花嘗伴月徘徊,月泣花啼千載哀。夜半巖前風動竹,分明空里佩環來。其二不須惆悵恨東風,玉折蘭摧自古同。昨夜西冷看明月,香魂猶在亂梅中。自后名流韻士,紛紛吊挽。無非憐其才,而傷其命薄。篇什頗多,不能備錄。
          馮小青相關


          下一名人:朱簾秀
          13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