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江西省 > 九江市 > 修水人物

          丁有華


          [公元1921年-1945年]

            丁有華是江西省修水縣路口鄉人,出生于1921年,1929年參加工農紅軍,1939年9月入黨。歷任司號員、號目排長、連長、教導隊隊長、營長等職。于1945年6月第二次孝豐反頑戰役中犧牲。
            丁有華出生于一個革命家庭,父親是一位紅軍戰士,母親被國民黨殺害后,有華同志由其祖母撫養,相繼祖母又被國民黨抓去挖去雙眼,幼小的有華同志,國民黨也不肯放過,到處搜捕,幸在他姑母冒著危險,千方百計地東藏西躲保護下,才脫險送到他當紅軍炊事員的父親處,其時,他才八歲,就這樣當了紅小鬼。因他從小缺衣少吃,長得矮小瘦弱,行軍時,有時還由他父親炊事擔子挑著他走呢。十一歲學吹號,當了司號員。1939年在傅秋濤的新四軍老一團二營當號目。黨內任營部支部書記。后下連當排長,在繁昌戰斗中,不畏日寇,作戰勇敢,手腕處負傷,出院后到軍部學習。1941年皖南事變突圍出來后,到抗大學習。1942年調十六旅,先在教導大隊一隊(連排干部隊)當隊長,1944年春到“五”團當營長,1944年秋該營合編為“四六”團三營,他仍為營長,直至犧牲。
            有華同志是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也是一個年輕優秀的軍事指揮員。他一貫著裝整齊端莊,經常保持一派軍人姿態,長得矮而健壯,作風潑辣,動作敏捷,善動腦子,思想活躍,決心果斷。工作認真負責,執行命令堅決,待人正派,尊重領導團結同志和群眾打成一片,對部隊要求嚴格,但不輕易批評人。作戰勇敢沉著,指揮靈活,有良好的軍事技術,戰術修養,對投彈、射擊、刺殺三大軍事技術和操場動作,不僅個人掌握熟練,而且還善于教學,他還會武術,會劈刀,更吹得一手好號音,直到當營長時,身邊還保存兩個號嘴子,在戰斗中經常發揮他這一專長,他還要求下級干部要學會號牌,我就是在他指導下,把號牌子翻成簡語學會的。刺花 、舞單、雙刃,同司號人員對吹號牌子是他的業余愛好和樂事。
            下面就講幾個他給我們幸存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
            有華同志在十六旅教導隊任一隊隊長時,當時我為該隊專職支部書記,目睹他不管是操場動作還是戰術訓練,大都由他親自任教,一一按要令、操典,并從實戰需要出發,嚴格要求,一絲不茍,他不僅能熟練地講解,而且還能做示范,與學員摸爬滾打在一起。當時的教導隊學員們,在回憶座談中,還深有感慨地,對他不僅懷有懷念之情,而且還深有感激之意。認為有華同志對他們在教導隊學習時,重視養成教學,使他們由一個老百姓變成為一個革命軍人和干部,不知不覺中養成有如此組織紀律性和革命堅定性,在革命的長河中能有今天,這是一個很大因素。
            有華同志對部隊的培養鍛煉,也十分嚴格有方。他任“五一”團營長時,我在他營里任連指導員,又在他領導下共事兩年多,直至他犧牲。又親身體驗,親眼見到:“五一”團是由地方武裝組建起來的,而且他到任時,正值清水塘戰斗部隊大量傷亡后,又補入一批金壇,溧陽等地的新戰士。部隊不論走路還是打仗,都還不怎么行。經他一段時間的率領,經過整訓,日常養成和戰斗鍛練,就帶成能跑路會打仗的部隊了,編到“四六”團后不幾個月,就打牛頭山,出色地完成了攻擊敵團部的主攻任務。又如1945年初,向浙西進軍時,除夕前急行軍三天兩晚,過冰河爬高山,部隊能吃苦,一路上無一逃亡無一掉隊的,而且隨即投入戰斗,春節打到莫干山,進入武康城。再如1945年初夏,在第三次孝豐反頑戰役中,攻打頑主力“五二”師,我團負責攻打敵一個團部率一炮兵連和幾個步兵連固守的孝豐西面石炭山時,團里當晚已組織團主力二營攻了幾次未成。時已接近拂曉,若天亮前還攻不下這個山頭,我們整個部隊就要腹背受敵,要處被動。團長吳泳湘果斷使用預備隊,要三營來攻,八連擔任主攻,剛拂曉一舉攻下了這個山頭,天亮時已擴大戰果至敵縱深,敵潰不成軍。這是一次山地攻堅的硬仗。是丁有華同志犧牲后的第一仗,他雖未親臨指揮,但說明他生前已經把部隊鍛煉成能打硬仗大仗的部隊了。同時也表現部隊對丁有華營長崇敬懷念之情,都抱著誓為丁營長報仇的決心。是役也是為皖南事變討還了血債。
            有華同志對部隊的要求,首先是對干部的要求。如1944年春,部隊進至溧陽山區,他為使部隊適應山地戰的需要。在一個早上,他自己扛了一挺機 ,悄悄地跑到附近山頭,向著部隊集合吃飯的打稻場方向打了一梭子。部隊正在吃飯,突聞 聲大作, 在頭頂呼嘯,全營立即丟下碗筷,分別按原先分配的任務,搶占了山頭陣地,有華同志這時卻已下了山,用號音調部隊在原吃飯的打稻場集合,他作了簡短的講話,扼要地說明搶占山頭的重要性和防敵突然襲擊的手段等。有的連干部責怪他,緊急集合也不向他們打個招呼,有華同志說,緊急演習不只是為了鍛練戰士,而重要的還是鍛練干部,看干部在突如其來的情況發生時,是如何處理和指揮部隊的,通過演練吸取經驗,提高組織指揮的能力。
            有華同志一貫英勇機智。他到“五一”團不久,遇日寇掃蕩溧陽后周地區,數倍于我的敵寇,瘋狂向我進攻,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他沉著冷靜地一面組織部隊阻擊,一面有計劃地指揮撤退,為了迷惑敵人,他自己吹起燎亮的沖鋒號,從容地指揮部隊撤出了戰斗。事后有人問他,部隊撤退,為什么吹沖鋒號?他說,敵數倍于我,但剛打了,雙方都不摸底,我反用號牌,等敵人搞清是詐,我們已走遠了。這就叫“兵不厭詐”。又如1945年初,我軍向浙西挺進,在一個隆冬大雪紛飛的黑夜行軍,突然與頑軍六十二師遭遇,丁營長就立即命令部隊就地先敵開火,并率尖兵排向敵發起猛打猛沖,敵在黑夜行進間遭突然猛攻,未及展開,就己縮成一團,我們在團里其他部隊配合下,敵一個師就這樣土崩瓦解了。在戰斗總結時他說,遭遇戰就要先發制敵,先敵開火,尤其是夜間,就要猛打猛沖,這時候就要大膽勇敢,這叫“兩軍遭遇,勇者為勝”。
            有華同志作戰中一貫身先士卒。據當時與他共事的教導員雷應清同志回憶說:“丁有華同志是個革命樂觀主義者,在頻繁的戰斗中,從不顧個人安危,表現作戰勇敢,工作認真負責,作風正派,我與他共事中,相互關系融洽。上級交待任務時,常爭挑重擔。經常親帶突擊部隊。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當時的營里其他同志,在回憶座談中,也都一致認為,丁營長在戰斗中,全營哪里險要,他就出現在哪里,為下級干部起到了身先士卒的表率作用。如1944年秋,我軍在長興、廊廡一帶行動,有一天晚上,我們剛到宿營地,即聽到附近村上老百姓呼救,有土匪搶老百姓耕牛,為了救農民于水火之中,丁營長立即率小部隊追擊,他跑在部隊最前面,先頭班班長張彪怕丁營長在黑夜中遭土匪黑 ,一把拖住他,不讓他走在最先頭追擊,他根本不聽,直至追回耕牛完成任務。又如1944年10月23日周城戰役,我“四六”團負責打南渡增援,埋伏在南渡至周城途中的大小金山東側山上,由早上直至下午,潛伏時間一長,部隊難免有些急躁,他沉著冷靜,并時刻關照部隊要耐心,不要急躁,不要暴露目標。當敵汪偽軍一方面軍二師四團團長華新吾率一個營增援周城,進入我伏擊圈時,丁營長一面打響發令 ,一面隨即跳出掩蔽地,帶頭沖下山去壓向敵陣,敵人在行進間,未及展開,就被我沖垮全殲,是役活捉團長華新吾以下全部官兵,繳曲射炮兩門和全部武裝,我無一傷亡取得全勝。再如1945年初,我進軍浙西,一天晚上,大雪初晴,寒風刺骨,行軍要過西苕淝大沙河水深過腰,戰士們不太愿脫衣下水,丁營長也未開口,自己首先脫衣下水過河,在這無聲的命令下,部隊很快都脫衣下水過河。第二天就進到莫干山,勝利完成任務。
            丁有華同志的犧牲,是在1945年6月,部隊翻過羊角嶺,打到天目山,在第二次孝豐戰役后,我部為避開敵正面,調整部署,等待戰機。我營擔任掩護,在天目山東南十余里處的“十二都”附近,為迷惑敵人,主動出擊,由八連連長彭邦炎帶突擊隊,很順利,無一傷亡,殲敵一個排攻下山頭。隨即丁營長率營部人員也到山頭,當他亮下手電照敵工事時,另個山頭敵機 打來一梭子,正擊中丁營長胸部等要害,抬下已不救犧牲。當天他的遺體隨部隊向“十二都”東北轉移,至“輪水界”小山村,因部隊當天又要轉移,丁有華同志遺體由團長吳詠湘親自交待給當時被派在該地籌糧的周群同志負責掩埋在該村山腳下。
            丁有華同志確是個好同志,離開我們整整40年了,但凡與他接觸過的同志,都難以忘記,包括老區人民,像宜興張諸太平村的老一輩群眾,在我1984年去走訪時,也無不對他有深刻印象,深表懷念。愿丁有華同志及其全家犧牲的烈士永垂不朽!
            (作者系新四軍老戰士)


          同年(公元192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朱秀早
          132彩票